扫黑除恶路漫漫 八年错案纠正难

国内   来源:随州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络媒体 楚北网  责任编辑:百花残  2019-09-30 10:52:52
——深圳油松因抢夺土地开发权而引起民怨沸腾
 
  导语:随着扫黑除恶不断深入,正义的逐渐回归,但是在深圳油松确有不寻常的世界,像是世外桃源,那里有一位不同凡响的人物 陆昌——深圳市国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野股公司)法定代表人,他以做房地产为幌子,靠黑恶势力和司法界的保护伞,通过恶意缠讼对民营企业敲诈勒索、圈地、敛财,为了维护企业的土地开发权,被害企业走上了长达八年的维权之路
 
  日前,本媒体接到一民营企业深圳中联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黄飞林等人的情况反映,称油松的陆昌、伍金福(深圳油松村原村委会主任、龙华油松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人巧取豪夺,收买个别法官,利用操控法庭,采用绑架、恐吓威胁、佣黑社会打手等等手段非法得利,并提供了大量的图片、文字资料、伤残鉴定书等,作为佐证。
 
  近日记者电话采访了黄飞林等人,了解到,1999年黄飞林与龙华油松村(龙华油松股份合作公司)签订了合作开发位于深圳市宝安区龙华东环二路东侧100亩土地(简称新概念项目),黄飞林已按合同约定付清了土地补偿款并办理了土地证。
 
  地价上涨,国野公司心里失衡
 
  2010年5月19日,经人介绍,黄飞林与国野公司就新概念项目签订了项目转让合同,约定交易价为4.5亿元。按合同规定:国野公司应在签订合同十五个工作日内支付黄飞林五千万元,但是在签订合同两个月以后,黄方只收到对方七百万元,之后没有再支付,黄飞林屡次催促无果,几年陆昌均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开发处于停止状态。由于深圳地价楼市上涨较快,项目价值不断上升,黄飞林逐渐明白国野公司欲以七百万抢夺开发项目。于是提出解除合同并退回700万元及利息给国野。因国野拒绝,后来黄飞林先后与陆昌和面谈,要么立即付清4.5亿,要么立即解除合同,国野公司既不付款,也不开展前期开发,坐等土地涨价,至此两家彻底翻脸。
 
  枉法法官服刑了,上访也开始了
 
  2012年,国野公司竟然恶人先告状,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黄飞林及中联环公司违反协议约定并要求赔偿。在陆昌、伍金福等人的操控下,国野公司同年11月1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国野公司胜诉,中院个别法官在黄副院长干预下,竟然不顾黄飞林方证据、不顾事实和法律规定,判决黄飞林方支付国野5000万违约金。深圳市中院副院长黄昌清因参与陆昌、伍金福等人的公司并且占股份,贪污受贿,知法犯法,罪行累累,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黄飞林却跟着这一枉法判决缠讼了七年,四处举报、投诉、鸣冤叫屈,走上了长达八年的上访之路。
 
  黄飞林的法律顾问王玉秀介绍:
 
  陆昌长期豢养的法官,一直以来密切勾结,前赴后继地为其做保护伞,他们通过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个别律师做掮客,暗中勾结枉法判决、执行。执行后实现权益后,按比例分成。陆昌的所有案件在深圳中级法院都能得到改判或保护,都能实现分赃目的。
 
  黄飞林:陆昌等同伙在广东省东莞市大旺洲岛设立了供贪腐官员的腐败吃喝嫖赌的据点,供养了7-8名20岁左右的重庆等地年轻女子,是专门为陪伴和腐蚀能作为陆昌保护伞的官员准备的。深圳中院的个别法官,多次在广东省东莞市大旺洲岛吃喝及嫖赌。密谋如何判黄飞林方败诉,达到抢项目的目的。每次去,陆昌除了提供吃住外,随时有上述小姐日夜陪伴。
 
  我不服深圳中院判决,于2013年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案件。其结果可想而知,维持了深圳中院的枉法判决。  
 
  我被逼无奈,违心忍辱多次到执行庭,请求给予半年时间筹交法院判决给国野的5000万违约金,但是执行庭拒绝了我的请求。
 
  2014年8月4日,我据理力争不服他们的违法执行,在黄长青等人的指使下,执行庭工作人员及法警将黄殴打致至伤,行政拘留我15天。
 
  我于8月30日通过司法鉴定,头部、面部、背部多处受伤瘀血、血肿、最严重的是两根肋骨骨折,并伴有其他,属于轻微伤。
 
 
 
  陆昌数次派人要挟恐吓我:如再上访或抗诉,将加重“罪行”等等,仿佛自己就是法官,可以任意宣判对手。
 
  随即让黑社会成员带着打印好的、内容是我同意项目转让《合同书》,逼迫其签字画押。设鸿门宴请黄飞林吃饭,几十个打手在周围徘徊、摆弄着手里的棍棒等凶器围着。在我家门前和小区大门口周边围困、跟踪、辱骂其100多天。
 
  法律顾问王玉秀:
 
  2016年6月6日早八点半黄飞林所居住的小区突然来了60到70多个黑社会人员,其中有“东北帮”与“澳门帮”。他们开着10多辆车,来到黄居住的小区门前,恐吓门卫后,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小区内,并到处喊黄飞林的名字,辱骂并叫喊着,要打要杀,造成小区内一片恐慌,多名邻居 报警,黄飞林也向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共乐派出所报案。直到警察赶到后才把“这帮人”赶出小区。然而这帮“黑社会”并没有全部离开,每天猖狂的、明目张胆地开着八辆车24小时轮班守候在小区门外。
 
  2014年6月20日,通过法院的”判决”国野公司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黄飞林公司的 75%股权。
 
 
上图为雇佣的打手日月巡游黄飞林在居家小区
 
  陆昌及其同伙见黄仍然不签合同,他们便行贿一个多亿,腐蚀和拉拢了村长伍金福及村其他有关成员。 2015年村里竟然与中联环公司签订了《二次补偿协议》把土地项目签给了中联环公司。接着伍金福等在收到巨额行贿款项后,又强行违法把黄飞林的土地重新签给了多吉公司。黄飞林多次去股份公司找伍金福,都被拒之门外,不但不给办理手续,而且还破口大骂。
 
  最新进展
 
  由于多年投诉上访,现在黄飞林案件引起了许多新闻媒体的关注,并且不断进行舆论监督,也引起了方纪检委重视,已经找相关嫌疑人进行了谈话,相信此一事件不日即将真相大白,打击压制黄飞林的有关人员有所收敛,黄飞林也有望尽快解脱官司纠缠,同时完善土地手续等事宜。
 
  本媒体将陆续报到事件的相关进展。
 
  专家看法
 
  就此案件,我国著名评论员罗竖一指出,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 审判人员应当依法秉公办案。审判人员不得接受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请客送礼。审判人员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应当追究法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因此,既然当时深圳中院黄院长已经因为贪污受贿,在其干扰、影响下的判决很可能存在事实调查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裁判不公等等问题,而省高院在上诉程序中草草的维持了一审存在严重问题的判决,是对司法审判不公正的变相支持,这样的审判行为必然导致两个恶果,一、总书记要求审批机关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省高院维持了一个贪赃枉法的法院副院长的判决,就是没有让上诉人感受公平公正,就是对民意的忽视,让公民对法律失望,必然导致民怨沸腾。二、第二个恶果就是,会让恶人变本加厉,恶上加恶。本案就是明细的例子,可以说黄飞林之所以噩梦连连,能够因本案而遭受到围堵、监视、跟踪、滋扰、殴打等等,就是因为判决不公,助长了国野公司的嚣张气焰,致使其手段逐步升级,也就是说,国野公司敢于动用如此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手段对待黄飞林,就是枉法裁判给了国野公司的底气和空间。
 
  转载自:http://www.hbsztv.com/baiye/jjdt/2019/0930/789113.html

点击进入莞讯网首页>>

品牌介绍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DMOZ目录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 www.guannew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讯网